请输入楼盘名搜索
地图找房

龙门县提速千亿园区!加速驶入大健康产业“新蓝海”

来源:粤房网 2021-09-09 14:46
78

惠州龙门,八山一水一分田;杭州桐庐,八山半水分半田。自然条件相近,地方生产总值在所属城市都靠后,虽相距1000余公里,龙门和桐庐都不约而同地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发展理念,以生态立县。

在国家推动区域协调发展,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背景下,桐庐背靠长三角一体化,享杭州都市圈建设的利好;龙门位处粤港澳大湾区,受深圳、广州两大都市圈牵动。

在新的历史机遇期,桐庐以争当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县域样板为目标,拼搏向前;龙门以珠三角高端产业承接基地和惠州北部市域高品质城市为目标,力争在地方生产总值上再造一个“龙门”。双方都不约而同地布局电子信息、装备制造、新材料产业集聚发展,都在加速驶入大健康产业“新蓝海”。

龙门县委书记段致辉表示,龙门还未进入中等舒适期,更不必妄谈超越舒适期。“十四五”是一个分水岭式的关键时期,龙门能否突围,实现经济社会发展加速腾飞,考验着龙门干部群众的智慧和能力。

龙门全县上下正铆足干劲,以桐庐为比学赶超对象,学桐庐全速推进产业平台高质量建设,全力聚焦产业集群发展,全面攻坚改革创新,培育高质量发展新动能,构建现代产业新体系,增创体制机制新优势,努力把后发优势转变为发展胜势。

比什么

双区驱动、双圈牵动释放强劲发展动能

桐庐,不但拥有“中国最美县城”之称,更抢抓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杭州经济飞速发展机遇,把区位优势、生态优势转化为融入长三角的动能,推动城市东扩、产业转型升级,布局大旅游、大健康、大智造产业,实施“快递回归”战略。

2019年桐庐启动富春未来城规划建设,在产业、科创、公共服务等领域全方位对接上海等地高端要素,将其打造成桐庐的新门户和融入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成果的新平台、主战场和集中展示地。

也是在这一年,《桐庐县制造业高质量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9-2021》发布,决定实施“12065”行动,实施“平台能级提升计划、重大项目招引计划、科技创新驱动计划、产业集群跃升计划、数字赋能转型计划、营商环境优化计划”等六大计划,擎画推动桐庐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清晰“路线图”。

数据显示,去年,桐庐县GDP376.27亿元,人均GDP达89800元,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91.79亿元,三次产业增加值结构为6.7∶42.8∶50.5。

与之对比,去年,龙门县GDP165.80亿元,人均GDP为52000元,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36.69亿元;三次产业结构为19.1:41.0:39.9。桐庐的GDP、工业增加值都是龙门的2倍多。与桐庐相比,龙门在经济总量、人均水平、工业实力、三次产业结构等方面还存在一定差距。

时间的巨轮转到了“十四五”开局之年,国家支持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杭州都市圈发力“奔跑”,受此叠加利好,桐庐一手抓快递千亿级地标产业链,推动城市由“快递人之乡”向“快递产业之乡”蝶变,一手抓六大百亿级产业链集聚发展,争当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县域样板。

相较而言,过去,龙门受限于交通不便、区位偏远、营商环境不佳等因素影响,工业发展较为缓慢,工业盘子小,但也因此没有村村点火发展工业留下的历史包袱。

如今,“双区驱动”效应逐渐释放,广州都市圈、深圳都市圈建设释放强劲发展动能,带来了改革、创新、产业、市场联动传导的巨大利好。位处深圳都市圈,紧邻广州都市圈,作为广东省北部山区第一道生态屏障的龙门也迎来区位势能的迅速扭转——借广河高速、大广高速、武深高速等通车之便,龙门跻身广州、深圳1.5小时生活圈,在1.5个小时内可直通3港口3机场。

区位不但不再成为龙门发展的桎梏,反让龙门兼具两圈之势之利。企业家的嗅觉最为敏锐,惠州产业转移工业园管委会主任钟伟锋介绍,近年来,园区引进的项目中,来自深圳、广州、东莞的企业占比达到七成。

千亿园区高起点规划建设擦亮生态工业招牌

梳理桐庐的工业发展路径,不难发现,改革开放初期,桐庐产业发展由家庭作坊起步,并不断蝶变。1994年,桐庐经济开发区成为省级经济开发区,成为桐庐经济建设主战场,助力桐庐在2004年跻身“全国百强县”之列。

2009年开发区整合提升后总面积达141.3平方公里,其中,开发区域规划总面积为56.97平方公里。2012年,经杭州市批准在开发区核心区成立“富春江科技城”,规划面积30.8平方公里。

“不以规模拼大小、精致有效比特色”,以此为发展理念,开发区产业发展实现了从小到大、由弱变强的历史性跨越,先后获得“环境竞争力十强开发区”“2008年长三角最具投资价值开发区·最具产业特色奖”“2015浙江‘智慧园区’示范开发区”等荣誉。

近年来,桐庐工业发展的历史性节点发生在2017年。这一年,观察到以产促城、以产兴城成为时代发展主流,桐庐全面实施“产业强县”战略,正式吹响县域经济跨越发展的冲锋号。

到去年,开发区实现规模工业总产值347.1亿元,固定资产109.92亿元,其中工业投资22.67亿元,同比增长13.19%;财政收入44.3亿元;规模工业企业达到215家,初步形成快递物流高端装备、电子安防信息、卫生医药医疗器械、新材料新能源“1+3”主导产业格局。

与桐庐对比,在改革开放初期,龙门因各种因素错过了“三来一补”发展红利,工业起步晚,速度慢,质量低。

但龙门不是唯一,我省还有不少城市同样错过了这一机遇期,广东省政府看到了区域发展的这一失衡,2005年出台《关于我省山区及东西两翼与珠江三角洲联手推进产业转移的意见(试行)》,鼓励珠三角产业向山区及东西两翼转移,2008年,随着深圳、广州、东莞等城市的产业发展相继进入腾笼换鸟阶段,产业转移进程加速。

正是在此背景下,2009年,位于龙门的产业转移工业园获批为省级重点产业转移园,目标是打造成补工业短板的发展平台,2013年更名为惠州产业转移工业园。

但是,龙门工业发展仍然缓慢,直到2016年。

这一年,惠州产业转移工业园在2015年度考评中不合格,面临被摘牌的危机。正是这场危机,让龙门痛定思痛,举全县之力推动园区扩能增效。一边推动园区建设提速,一边用好用足省的各项政策,加大赴深、莞、广等地招商引资力度,同时创新实施企业代办服务,试行厂房先租后买等举措,不断优化营商环境。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2016、2017年度,园区在全省15个示范产业园考核、绩效评价工作中,连续两年被评为优秀等次,环境保护水平连续两年获得优秀等次且全省排名第一,列入国家开发区审核公告目录,2017年成功获省政府批准新增产业集聚发展区域3.24平方公里,更获评“广东省五星级服务园区”“广东省循环改造试点园区”。

龙门园区建设、工业发展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

去年,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来,但龙门的园区发展却逆势而上,园区建设启动提质增效行动——在产业转移园基础上扩建成千亿级园区,规划建设面积由原来的10.57平方公里扩大至28.6平方公里,并且是惠州打造“3+7”千亿级产业园版图中唯一一个大健康产业园区。

市委市政府的这一决策不难理解。双区驱动、双圈牵动机遇下,龙门大健康产业园距广州、深圳130公里,距东莞100公里,国道355线和国道220线从园区经过,接驳广河高速和武深高速两大高速公路,分别接通广州、东莞和深圳等珠三角城市,是距港-深-莞发展轴最近的园区,具有承接双圈产业辐射的区位优势。

数据显示,去年园区完成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20.1亿元,增长37.2%;完成工业税收1.4亿元,增长211.1%。到今年7月,该产业园累计落户企业126家,总投资额580.19亿元,产业规模进一步发展壮大,区域经济带动能力明显增强。

这是龙门全域唯一一个工业园区,随着园区建设进入快车道,它将成为支持龙门经济社会发展的主引擎,甚至成为惠州产业发展的一极。

学什么

重视顶层设计,擘画产业集群发展蓝图

无工不富,在不同的时期有不同的含义。改革开放初期,它表现为有工业项目来就有外来人口,就有产出;在高质量发展的当下,“工”指的是产业集群发展,是产业基础高级化和产业链现代化发展,对高效率、优服务、成本管理、环保等提出更高要求。

综观桐庐的产业集群发展历程,“重视顶层设计,坚持一张蓝图干到底”无疑是其致胜法宝。

前有桐庐经济开发区因高起点规划、高强度投入、高标准建设、高效能管理,早在2012年就是浙江省级开发区中少数实现与城市无缝对接的开发区之一。后有富春未来城,学习雄安新区规划经验,高标准完成专项规划,打造快递全产业链经济集聚地。

园区的建设如是,产业集群发展亦然。如果说企业决定了一个产业走向何处的话,那么政府就是决定这个产业能走多远的关键因素,这一点在桐庐医疗器械产业的蜕变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桐庐的医疗器械产业起步于上世纪80年代初,零星几家初创企业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优胜劣汰。当产业进入发展中期即转型升级阶段,政府全面介入,为产业明确了顶层设计,推动产业逐步向工业化、集群化、品牌化转型,不但成效明显,更解决了企业发展缓慢的困局。

桐庐是怎么做的?政策!政策是政府打通产业发展“堵点”的核心手段,主要体现在准确把握产业发展基调,为企业发展提供指导性方针两个方面。

2015年,桐庐针对医疗器械产业提出“监管与服务并重”工作方针,并对接省指导意见,推动《关于“精准对接精准服务”加快桐庐县医疗器械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出台,牵头开展全县医疗器械规范提升行动。

2017年,推出“中国微创外科器械小镇”核心概念,布局“一轴两区”省级医疗器械高新技术产业基地,编制产业规划,吸引康基医疗、申达斯奥等医疗器械企业前来落户。

为主动迎接医疗器械产业发展重要战略机遇期,2018年,颁布《中国微创外科器械小镇建设实施方案(2018-2020年)》,从新布局、新定位、新生态三个维度进行整体建设规划,形成全服务产业配套生态圈,推动桐庐县医疗器械产业进一步转型升级。

为鼓励微创医疗器械产业创新发展,去年,出台“支持医疗器械产业高质量发展七条政策”等政策,从鼓励产品创新、产品提升、技术嫁接、经营升规,支持产业配套、标准制定和技工培育等方面为全产业链建设提供支持,当年兑现奖励补助资金798万元,放宽经营公司核定征收,给予销售平台80%留县部分返还。

梳理桐庐产业政策进化脉络不难看出,桐庐在产业发展上,向上,积极主动对接国家、省、市的发展战略和政策,使其在桐庐落地扎根,转利好为实实在在的发展;同时,结合实际,前瞻性地从顶层设计开始布局,并以问题为导向,持续完善配套政策,体现出政府推动产业发展时的深度思考和主动作为。

除医疗器械之外,察觉到生命健康产业的时代机遇,面向长三角的广阔市场,2013年桐庐抢抓先机,重点打造富春山健康城作为大健康产业攻坚主平台,其随后发展成生命健康产业先行试验区、全国首个成建制的健康服务业集聚区、浙江省健康产业示范基地、长三角健康服务产业集聚区,集聚了华润三九、修正健康、施强制药等医药龙头企业,以及康基、迈瑞等一批医疗器械明星企业。

因企制宜、整合资源,建立健全多维度服务体系

不同于苏州工业园区等覆盖面较广的大型产业园,作为县域级的产业集群,桐庐的产业发展很“细”——细分领域的细。

发展新能源材料产业细化到磁性材料,电子信息产业细化到智慧安防,医疗器械产业则是以“硬管内窥镜”为主的微创器械……

这与桐庐对产业集群发展的认识密切相关,产业的发展需要和区域自身条件相匹配。作为县域级产业,在政策和资源上无法与一二线城市相媲美,难以发展成下一个苏州产业园,但不代表不能“另辟蹊径”,从产业的细分领域切入,更有利于形成发展胜势。

事实证明,产业集群发展在“细”字上做文章,不但让桐庐在全国的产业链中都拥有自己的名字,还让其在企业孵化体系的打造中实现了精准到位的培育,这又进一步反哺产业做强做优。

仍以医疗器械产业的发展为例,桐庐在培育企业上不“一刀切”,而是重视因“企”制宜,根据企业不同的发展阶段,制定与之实际情况相互融合的指导性培育政策。

如桐庐根据全县医疗器械行业发展情况及企业知识产权工作落实、前景发展情况,将医疗器械生产企业划分为四类,一类为示范引领类,二类为发明创造类,三类为品牌建设类,四类为扶持培养类,并以此为依据,针对不同类别的企业给予针对性的政策讲解和指导服务,具体体现在奖励制度、配套资源等方面。

例如通过专业人士指导,帮助企业科学分析知识产权发展方向,让企业根据自身发展需求,有目标、有规划地进行专利申请,破解企业专利申请的盲目性和零散性,有效提升企业专利申请资源的利用效率,为企业发展提供了切实有效的专利支撑。

在产业集群的发展中,要吸引头部企业和科技创新型企业入驻,健全化的资源配备是关键。

桐庐整合全县医疗器械知识产权资源、金融资源、技术资源、人力资源、政策资源,深化全县医疗器械产业知识产权联盟建设,成立了杭州地区首个“知识产权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桐庐县知识产权维护援助工作站”和“调解员专家库”等个性化服务机构,以健全化的服务体系为企业提供支持。

顶层设计、分类施策、资源整合形成有力支撑,桐庐依靠这“三部曲”,探索出一条服务医疗器械生命周期发展的模式,逐渐成为国内甚至国家医疗器械生产链的重要环节。

这才有了2021年7月中旬,首届中国微创医疗器械产业集群峰会、第四届中国医疗器械创新创业大赛微创类别赛在桐庐举行。

如今的桐庐,有医疗器械生产企业64家,医疗器械经营公司1919家,各类产品备案注册总数1100余个,是全国最大的硬管内窥镜生产基地,拥有长三角最大的微创外科器械集中销售平台。从手术刀、剪钳,到涉及耳鼻喉科、普外科等医疗器械产品的13个大类、1100余个品种,在全国的各大医院里,都有“桐庐制造”的身影。

以园促产,全面优化营商环境,让企业安居乐业

近日,桐庐公布今年上半年“成绩单”,桐庐获得了三个市级“第一”:投资增长第一、用电量增速第一、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增速第一。

桐庐县发改局固定资产投资科科长蔡翼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分析“进步快”的原因——主要是底子好,很多项目前期打好了基础,今年开始陆续开工,数据就体现出来了。他甚至信心满满地预言,“预计下半年桐庐还能再拿第一。”

正如蔡翼所言,桐庐产业腾飞的背后,前期工作做在前头发挥了重大作用。例如,桐庐经济开发区成立3家平台公司,以融资方式撬动社会资本以多种形式参与园区建设和运营,也因此,早在2012年,桐庐经济开发区就实现园区综合设施配套齐全,供电、供水、排水、排污、通讯和宽带网接入、道路等做到“七通一平”。

2019年,桐庐实施制造业高质量发展三年行动计划,大力实施“12065”行动,其中排在头位的“1”就是指新增和盘活工业用地1万亩以上。今年桐庐县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今年力争盘活新增工业用地5000亩,出让工业用地1000亩。

这与浙江经济发展的特点有关,早在上世纪90年代,桐庐就通过国有企业将园区涉及的农保地、耕地等调整为建设用地,这完全异于广东工业发展早期“村村点火”模式带来的土地收回历史遗留包袱重的难题。

在龙门,大健康产业园内除了储备连片成熟土地少,还存在有项目才给用地指标的上级要求和有指标才能平整土地吸引企业落户的实际工作矛盾。

“我们现在招商还是在给客商指山头。”钟伟锋称,2017年,园区曾一次引进5家光电项目,但企业等土地等了2年,后来都走了,其中1家在中山落户,今年即将上市。

县域产业集群能引进一两个龙头企业实属不易,更多的是中小微企业,桐庐认为优化平台建设,以园促产,才能做深“园区集聚”文章,为发挥产业集群效应打好前站。

2019年,桐庐在全县谋划建设20个小微园,随后制定《2020年全县小微园项目作战图计划》,在全市率先建设县级小微园智慧运管平台,顶层规划全县小微园数字化管理、服务功能,鼓励多主体建设小微园,引导小微企业向小微园集聚发展。

gh_d1c99599f626_258.jpg

编辑者:陈林

分享到: